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城卷轴

读着读着就回老家了

 
 
 

日志

 
 
 
 

柿子的心碎  

2010-07-29 19:45:34|  分类: 恶魔印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是电影都照《唐山大地震》这么拍,想不看哭基本很难。人世间非哭不可的那几件事,命如蝼蚁、生离死别、孤儿寡母、欲静不止、未婚先孕、惨绝人寰,这电影都占全了,而且泪点分布极为考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比你刚挨过个大嘴巴,好不容易挺住了,泪珠还在眼圈里晃悠呢,一巴掌又扇上来,但凡个健全人都架不住这么折腾,不哭抽过去就算拣着了。遇上纯心这么搞你的导演,真能憋住不哭的,不能说明你坚强,只能说明导演费心营造了那么多泪点,拼老命使出了天马流星拳的必杀,却恰好没有一个能如期命中你的罩门,不是功夫不到,而是遇上这位铁布衫练得委实了得。
  
   然而对我来说,这确实是一部值得一哭的作品,尽管我辛苦挨过了影片的大半部分,怒目圆睁,咬碎银牙,攥紧拳头憋出一脑门汗,但当我面对出其不意的那盆大柿子,还是情不自禁地涌出了热泪,我哭得郁闷,哭得不甘,不为我本想功德圆满却不留神着了导演的道儿,也不为我趟过大江大河却在小河边湿了鞋,我边哭边想,就他妈为个柿子,您当初干嘛去了,早知今日,当初干嘛非不让那女孩吃呢?就一个,一人分吃一半不好么?
  
   就是这盆柿子,呼啸飞来吧唧击中了我的罩门,让我的童年阴影掠上心头。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和两个表弟疯闹归来,浑身臭汗,状如暑狗,于是他俩各自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姨妈们各自掏出一毛钱来,让自己的孩子买冰棍吃,我又热又馋又是小逼崽子,当然也想吃冰棍,就朝我妈要。这本来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毛钱,在通货紧缩的当年也算不上奢侈的消费,跟今天的一元钱差不多,但那天我妈也不知犯哪股子邪劲了,就是不给钱,我撒娇,她不给,我哭,她还不给,后来连我姨妈们都看不下去了,要给钱,我妈横竖不让,总之就是晾臊着我的意思,那以后很长时间里我脑瓜里反复出现的一句话是,为什么不让我吃冰棍。
  
   时至今日,我从来没跟我妈提过这件事,提起来想必她也不记得,只会凭增她的愧疚。回想起来,倒是有段时期,我超爱吃冰糕,于是我妈常常成箱买给我,塞满了家里的冰箱,吃到我嘴唇发肿浑身打颤,状如犯病的企鹅。我不清楚这是不是她试图补偿我的一种方式,即便是,我也丝毫不觉得感动和怜悯,我要过变形金刚而不得,要过任天堂而不得,要过全套七龙珠而不得,得不到的东西太多太多,而在如烟往事中却唯有那根冰棍轮廓分明屹然矗立,因为那本是一次再合理不过的请求,是我能享有的和同为妈生的表弟一样的权利,是母亲举手之劳便能让我获得的最原始的公平,是我作为一个手无分文的幼童能向一位拥有予夺权力的母亲提出的最低限度的要求。
  
   我不怨恨母亲,冰棍毕竟只是冰棍,真实影响也远不如我上文所写的那般惨痛,但时而想起这件事,心里还是觉得很不舒服,像吞只苍蝇。更令我不舒服的是《唐山大地震》中宣扬的价值观,柿子和冰棍已然如此,生与死又当如何,柿子已经给了弟弟,生的权利又给了弟弟,一条生命总是要比另一条金贵,偏心眼到这种程度,作为姐姐也只能自认倒霉投错了胎,在我看来,老婆和母亲同时落水的难题固然令人头疼,但先前亏欠谁更多却自有定论,损有余而补不足不失为一种办法,最低限度还有个掷硬币的天意垫底,总轮不到凭个人偏爱就决定了别人生死,而到头来,居然是姐姐痛哭流涕向母亲道歉,说对她不起。逮着一个往死里亏待,然后用所谓的愧疚和忏悔就试图洗清一切,摇身一变就从杀人凶手成为普度慈航,整部影片宣扬的就是这样一种道理。
  
   一块水泥板两边压住姐姐和弟弟,几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更靠谱的是,一张批条两边压住官二代和贫二代,一道大坝两端盖住面子工程和贫困村落,一个名额两侧站着海归和民工,一条狭路两头停着畅通无阻的奥迪和走投无路的蝼蚁。现实中的水泥板无处不在,纸张两面是光滑与粗糙,镜头两端是映像和真相,谁生谁死一目了然。我承认不是所有东西都能像柿子般一分为二,世上的事没那么多公平可言,但我们可以欣喜地接受一次分配中的偏颇,凝重地接受二次分配的不公,却无法容忍三次、四次分配中变本加厉的掠夺,我也相信母亲对每个孩子无私的爱,但当水泥板确凿地压在十几亿人的身上,我不希望能活下来的总是备受宠爱的一小部分人,让领导先走,留下的总是孩子。冯导通过这部影片告诉我们,要忍耐,要宽恕,要包容,要承受,因为母亲其实担负着比你们更沉重的心灵枷锁,总有一天被忽略的你们会痛哭流涕地跪倒在母亲面前道歉。我却怕压在水泥板下的姐姐在影片外根本活不到那一天,最后想的应是鲁迅先生遗嘱中的一句话,一个也不宽恕。
  
   我们还是哭了,为母亲毅然决然选择了弟弟却牺牲了姐姐,为母亲服从大局而对女儿的腿做出生杀予夺,为母亲富起来后聊作补偿的那盆柿子,只是我知道,我们永远会为类此于大学生牺牲自己救掏粪老汉究竟值不值的话题而掐架,永远会为两条生命的孰轻孰重争论不休,我还知道,中国的导演永远也不会拍出像《拯救大兵瑞恩》那样的片子,用八个人的生命为代价去拯救一个士兵,因为我们永远要弘扬用一个人的生命为代价去拯救八个人,领导除外。
  评论这张
 
阅读(245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