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城卷轴

读着读着就回老家了

 
 
 

日志

 
 
 
 

活人  

2009-10-15 11:30:13|  分类: 法力燃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了太多遍《六人行》,一直想提笔写点什么,却总是话到嘴边生咽下去,想说的话太多,就不知道说那句好,于是索性不说。人说近乡情怯,少小离家,多少年走南闯北不当回事,回到老家,反倒腿肚子转筋不知先迈那条好,天生话唠,纵然平日多嘴似八哥,口水若喷壶,一说到爱得死心塌地的片子,反而扭扭捏捏,噤若寒蝉,三杠子压不出个屁。

每次饭前打开碟机,随手塞一张《六人行》进去,早已成为了我的一种习惯,跟烧烤前一定要来串烤大蒜差不多。无论第三季还是第五季,无论哪集,随处都是起点,然后就一张张依次看下去,周而复始,乐此不疲,多少年来,不知道笑喷过多少饭粒,记不清耽误过几次洗碗。播放《六人行》就像翻开了一本相册,前几页微微泛黄的照片,器材落后扮相老土,如实记录着朋友们懵懂青涩的模样,接下来的照片渐渐清晰,像素稳步提升,皱纹和赘肉悄悄隐现,每张照片都是一个脚印,每处镜头都是一个台阶,斑驳的阳光藏掖不住岁月的抢镜,唯一不变的是六个人仰面朝天没心没肺的笑容。于是每次撂下相册,总是禁不住唏嘘,感叹逝者如斯,感叹曲终人散,沧海桑田得活像经历了一个世纪。

近日听说《六人行》的电影版再次被提上日程,顿时高兴个二百五状,作为即将迈入三十大关的准老头,我既丧失了活蹦乱跳的劲头,也没有了跟丫死磕的偏执,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提醒自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吃东西前要先调查补不补心眼儿,在这个经验重于体温,梦想照进现实的尴尬年龄,我所能做的仅仅是睹物思人,老片看过一遍又一遍,老歌听过一首又一首,回忆是我的安眠药,是我的正痛片,顽疾攻脑,除了对症下药别无它法,而白驹过隙时过境迁,很多药片失灵退效,最牵肠挂肚的仍是那六位老友,你问我贾君鹏后来到底回家吃饭没有,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六年了,我的老友们还没有回来。

我说他们没有回来,是因为我知道他们没有消失,和我们一样,依然生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似水流年,桃花人面,喝咖啡的时候我会留意身边的人,每次看尼克斯的比赛,我都努力在观众席上寻找乔伊的身影,我知道老友们就在那里,只是镜头恰好没有对准他们罢了。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两种真实,一种是我们每天都在经历的真实,另一种则是叙述的真实,前者是和煦的阳光,潮湿的空气,滋养我们的身体,后者则是栩栩如生的故事,淡妆浓抹的画卷,充实我们的灵魂,一个是眼见为实触手可及,清晰如若白昼,另一个总在你走神的间隙悄然而至,在梦中占据整个夜晚。

十年的光景,《六人行》不厌其详,用镜头和语言一笔笔为我们勾勒出六个人物,精雕细琢,丝丝入扣,我们清楚地了解他们每个人的性格,举止,语言方式,熟悉得如同身边的人,任何一个场景,我们不用看就知道他们各自的表情,任何一件事,不用想就知道接下来会有何反应。我们不知道死党儿时的糗事,却知道罗斯小时候喜欢夹住鸡鸡扮成小姑娘,我们不知道哥们的老爸何许人也,却知道钱勒的父亲做了花魁。当角色有了历史,有了灵魂,他就不再只是银幕上的那些角色,他不再属于编剧,不再属于导演,更不属于观众,而是和我们一样,呱呱坠地,生老病死,拥有七情六欲,拥有喜怒哀愁,拥有存在,拥有奇妙的人生轨迹,成为了独一无二的活人。

造人是上帝的工作,塑造出活人一般的角色,则是艺术家最为接近上帝的工作,创造出一位活人,意味着对人类本身无微不至的观察,无论特色还是瑕疵,需要将视线抵达人的几乎每一条纹路,也意味着将叙述的长度延伸到与生命等长,让观众们看到的不仅仅是影片叙述的十年,更将十年以前的十年,甚至把人物降生以来每件标志性事件都交代得一清二楚,更细腻的是,作者竟然直接扮演起上帝的角色,多次将人物在十字路口的位置调换,虚拟未来,告诉观众,老友们的人生其实同常人无异,现在的一切仅仅是必然中的偶然。活人的生活不遵照灵感,只遵循内心,叙述一位活人,就意味着必须遵循其固有的成长规律,告别天然的灵感,告别艺术的直觉,偶尔的灵光乍现,笑料的妙手偶得,皆为边角碎料,人物本身才是叙述的绵延。

角色与活人的区别正在于此,角色从天而降,轮廓清晰,纯粹为观众而生,在影片的开场迅速抵达现实,占据视线的焦点,兢兢业业,手舞足蹈,在难能可贵的几个小时使劲浑身解数,尽情调动观众的关注与热情,随着影片的结束,生命戛然而止。而活人生命的长度与你我相当,沿着同样的命运一路走来,你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影片是彼此邂逅的定数,当你看到他,他周身上下随着注视亮起,当你关掉电视,四处昏暗,他仍旧我行我素,作为浩瀚人海中的一粟,悄然行走在你没留意到的某个角落。

我常常想,所谓《六人行》的结局,仅仅是片商将镜头移开了那家咖啡馆,离开了那六个人,剧集虽然结束,生活依旧继续,有朝一日续拍电影版,只需要敲开门,重新把镜头对准那六位老友,不必费尽周折,不必客套,只要打个招呼,说声回来了,那么胶片流转,笑声依旧,一切自然而然。

 

活人 - bono - 回城卷轴

 

 

  评论这张
 
阅读(145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