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城卷轴

读着读着就回老家了

 
 
 

日志

 
 
 
 

妙语我要  

2009-07-31 17:49:55|  分类: 恶魔印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说一下题目的句式,显而易见,它来自于一部很有名的片子《官人我要》,但不同的是,官人我要是一个祈使句,意义在于希望官人给她某种东西,至于她要的是什么,观众可以充分地发挥自己的想象力,要一个苹果?要一个牙刷?或者要一部名牌拖拉机?总之可以给人充分的联想空间。而我的题目不敢与之相比,这仅仅是一个倒装句,说白了就是我要妙语的意思,我为了故弄玄虚,说成这个样子,不禁毫无深度,还剽窃了电影大师的创意,实在有点不好意思。
  
   “我要”这个词含义深远,很多小孩生下来不久,路都走不稳,奶都没擦干净,就会指着某样东西对大人说“爸爸,我要……”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统计,我觉得刚出生的婴儿,学会了爸爸妈妈的发音后,最早会说的就是这个我要,这个词代表了我们有生以来最原始最基本的一种渴望,很多妄图征服世界的伟人,锒铛入狱的男人,痛不欲生的女人,流落异乡的孩子,最初都是从这句我要迈出了他们坚定的第一步,从此越要越多,越要越大,根据不同的需求划分成了三六九等,比如有人想要钱,那么他要么从小立志去学经济,要么就练就一身飞檐走壁的好本领,又比如有人想要看女人的身体,从小就努力学习,终于考进了名牌医科大学的妇科,可以说,这个“我要”不仅仅是一个词,更可能是某个人的灵魂附体,在很多时候,他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三者附在这个词上,相当厉害。
  
   如同不懂什么叫离题万里,那么请看上面两段话,我在写这个之前根本就没有想到那样写,但事实上它们还是像这样漫不经心地跑了出来,无法控制。其实我写这个的主题很简单,那就是从我妈谈起。
  
   关于我妈值得一写的事情很多,但今天没打算写,她就像无数个离退休的老太太一样,幸福,安详,时而还会发点小脾气,以折磨我爸来从空虚的生活中寻找乐趣。我妈的生活很固定,每天起了床就盯着电视看,手中一刻不停地打着根本就没有人穿的新毛衣,这是她的静如处子。工夫不大,她冷不防就会冲出门去,消失很久,原来是去找那些与她同样无聊的老太太们聊个大天,或者拿起一根跳绳,慢腾腾地跳上半个时辰,这是她的动如狡兔。总而言之,我妈很享受属于她自己的退休时光,坚信着这种生活可以使她长命百岁。
  
   除了这些,我妈还有一个始终如一的爱好,那就是听妙语。每隔几天我就会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先是寒暄两句无关紧要的,然后就突然杀入主题,说某某电视台正在播放某某人的访谈,里面的话语相当绝妙,使她情不自禁地就想背给我听。作为一个孝子,我当然无法拒绝她这么有追求的想法,于是我妈声情并茂地为我朗诵起来,我在这个时间里一般会悄悄把电话放在一边,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妙语总会在一个瞬间戛然而止,我妈会不太好意思地告诉我,现在她年纪大了,头脑不太灵光,刚才打了个哈欠,剩下的全都忘记了。
  
   每次全家人一起吃饭,要是桌上还摆着一瓶以上的啤酒,我妈总是会满怀期待地怂恿我,说几句,说几句。她当然不是等着我喊开饭,是想叫我说几句她喜欢的妙语,这样饭才能吃得香。每到这个时候我总是很为难,因为我是一个苛刻的人,如果要我在饭前说上这样一段傻拉吧唧的话,我就什么都吃不下去,与我妈恰恰相反。于是我推三阻四,顾左右而言其它,这样的表现显然无法令我妈满意,她对妙语的喜爱就像饭前的开胃酒,没有不成,她教训我说,念了这么多年的大学,连句话都不会说,实在是不成器。我很委屈,因为我不是聋哑人,我会说话,还会发出各种各样生动的声音,她喜欢听的那种妙语我也会说,但不想说,因为每次说的时候我都会脸红。
  
   其实不仅仅是我妈,很多人都喜欢听妙语,我女友也是其中一个。每天临睡前,她都会凑到我身边,叫我给她说几句好听的,不然就死活不肯睡去。我不知道什么叫好听的,而且她喜欢的那些好听的在我听来一点也不好听,只是肉麻的要命。实在没有什么办法了我只好大声对她说,我爱你啊。她听完笑得死去活来,觉得太傻,我也知道这显然不是她想要的那种妙语,我只是故意在装傻,如果要我每天说些“你是我的天使,是我失落的一根肋骨”之类的傻话,我倒宁愿多装几次傻,既然是同样的意思,言简意赅再加上点幽默感没有什么不好。
  
   我妈的偶像是我姥爷,她觉得我姥爷的才华无人可比,理由只有一个,我姥爷生前是一所医院的院长,据说他每次讲话的时候都可以不看稿,这个本事叫我妈佩服得五体投地。我妈的交友范围不广,参加过的饭局也是乏善可陈,但这少少的几次足以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听说有一次在她们单位的聚餐上,每个人提杯时都要说上几句话,轮到我妈的时候,她憋红了脸,好半晌才慢吞吞地站了起来,用很小的声音说,大家吃好。这段经历使我妈引以为耻,终生难忘,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话算不上妙语,甚至连语言都算不上,只能称得上一次发音,作为传说中发言不看稿的我姥爷的女儿,这是遗传学中一次退化的典型。从此我妈知耻而后勇,对妙语爱到了骨子里,这也成为了她判断一个人是否有才华的唯一标准。
  
   我妈去参加别人的婚礼,回来告诉我,李书记家的儿子没水平,念了大学连话都不会说。我大惊失色,以为李书记的儿子是位残疾人,差点掉下眼泪。问了才知道,原来在婚礼上大家要求新郎讲几句话,他说,感谢父母,感谢亲戚朋友,感谢……感谢了一圈人。这样的话我妈显然看不上,我妈是一位有鉴赏能力的人,这样的句子在她看来连说话都算不上。我妈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假如将来我结婚的话,一定不能让她丢脸,一定要讲出几句漂亮的话语,可见她的朋友们与她一样,都是些狂热的妙语迷,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喜欢听妙语,为此我背负了很大的压力,因为说些漂亮的话倒不难,问题是好不容易结次婚,非要弄得来宾们云蒸雾罩,听了半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是不是有点玩过了?
  
   从前看过《六人行》,看到里面罗丝的父母庆祝金婚,别人强烈地要求罗丝讲话,因为他的话总是能感动得父母流泪,罗丝上去说了一堆,具体说了什么我记不得了,总之的确是很漂亮,最后说的大致是,假使他将来到了那个年纪,能有爸爸妈妈一半幸福的话,他就满足了。这句话很见效,听的人应声落泪,哭成一团。但我却很怀疑罗丝的内心是否像他所说的那样,认为他父母的结合幸福得那样完美那样无可企及,我认为这确实能称得上是一句漂亮话,一句妙语,但是否是一句真心话还值得商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甚至更喜欢那位李书记的儿子的话,因为我相信他此时的感谢尽管听起来不那么漂亮,但起码是真心实意的,自己的婚礼上说几句能让自己和来宾都不脸红的话,不是什么坏事,何必偏要说一些好高骛远花团锦簇的所谓妙语,毕竟我们都是些普普通通的人,既不需要带军打仗,也不需要指点江山,鼓动人心用来做什么哪?

  评论这张
 
阅读(97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